珠海大岭山金富研磨材料经营部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756-8115966
邮箱:service@boligangjx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四家印染小作坊潜伏东阳市区

编辑:珠海大岭山金富研磨材料经营部  字号:
摘要:四家印染小作坊潜伏东阳市区
说起印染,人们就会想到污染问题,因此现在一般上规模的印染厂都会被安置在特定区域,对排污等也都有严格规定。但是,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印染厂却不管这些,它们甚至潜伏在闹市区、居民区里,由于它们没有什么治污设备,更谈不上拥有排污许可证,污水往往就直接排到下水道,对环境影响比较大。

“在东阳市区,有几家印染作坊,其中有一家还藏身在别墅区里。”几天来,在接到东阳市民章先生的举报后,记者对此进行了明察暗访。



在东阳市人民路尽头的环城南路上,有一家大型生态酒店,让人想不到的是,生态酒店旁边就是一家丝线厂,厂里面有锅炉、印染机、烘房等一整套的印染设备,事实上就是一个印染小作坊。

在接到举报后,记者一连去了这家丝线厂两次,发现门口都是紧闭的,而在外面很难观察到里面的情景。在第三次前往的时候,是上午10时左右,丝线厂的烟囱正在冒烟,证明里面正在开工。这时刚好有邮递员送报纸,里面有人出来开门,记者才得以进入厂区。开门的人因此被负责人骂了一顿。

“我们需要染色的丝线都是拿到义乌的印染厂染色的,只有白色一种颜色在厂里自己做。”在得知记者来意后,丝线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这里专做丝线,不印染。丝线在义乌染好色以后,再拿回来烘干,这也是厂里配置锅炉、烘房等印染设施的原因。

据负责人说,厂里的烟囱主要是为了烘干和白色印染用的,因此污染不是很大。厂里的生产规模也不大,只有一套捻线机,两个员工,根本没什么污水需要排,所以没做过排污许可证。记者看到,捻线机放在一间很大的平房里,占地面积比较大,确实只有两个女工在调整捻线机。

“我们这叫做丝线厂,是做线的,不叫印染厂,那种染布的才叫印染厂。”负责人拿出一本以前的税务证,上面写着“环城南路丝线厂,地址:人民路口,城南路平房;个体户加工,主营丝线、服装线加工。”

记者和负责人一起在厂里转了一圈,发现有一个大锅炉,锅炉上端有三个蒸汽管道,一根通到烘干房,两根通到印染机,烘干房内放着草绿、橘红等好几种彩色丝线,在边上还有一个滚筒式的机器,里面也放满了色泽不是很清晰的丝线。两台印染机,应该只有一台在工作,不过,透过满是水汽的玻璃,印染机内的丝线看不出什么颜色。印染机的下端有一个水龙头出口,看得出,印染机内的水用过以后就直接排到阴沟里了。

“我们厂的污染,主要是烧煤引起的空气污染,可是现在生意不好,经常停业,一车煤拉过来,有时候要烧两个月,造成的污染甚至比不上一些浴场,他们四五天就要烧一车煤。”负责人说,而这个烘房,主要是供义乌印染好后的丝线烘干用的,印染机则是印染白色丝线用的,几乎没什么污染。

不过,在一间小房间的桌子上,记者发现了七八个各种颜色的小玻璃瓶,瓶壁上贴着胶布,上面分别写着嫩黄、橘红等字样,应该是调色样时留下的。厂里需要在什么情况下调色使用这些染色剂,不得而知。



与人民路尽头这家丝线厂邻近的一家丝线厂是在东阳民和路32号附近。民和路位于南市路边上,记者找到了章先生举报的门牌,也闻到了一股印染的味道,可就是找不到印染的地方。因为这些印染作坊没什么正规厂名,也不会在门外挂上厂牌。不过,在民和路一时找不到这家印染作坊的原因,主要还是这里都是整排的别墅,而且很多都关着院门,很难听到里面机器发出的声音。

“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家会做印染的企业?”记者问在路边聊天拣菜的三个老人。两个老人看了看记者,没有回答。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很警惕,说这里没有印染厂,只有丝线厂,他们染的都是做服装的丝线,而且他们也不会帮外面的人印染的。

记者在寻找的时候又问了两名老人,有一个老人看了看左右,在确定没人后,才拉过记者,低声指引记者如何去找放印染设备的地方。

原来,这印染作坊并不是在别墅里面,而是在别墅的后面,已经是在另一条路上了。看上去,这应该是一间临时建筑,石棉瓦的屋顶上有一个长烟囱,因边上墙壁的遮挡,在路的另一个方向很难看到。

印染作坊的门开着,里面没有人,记者走进去一看,发现里面的空间并不大,安放了三台印染机。这里的印染设备要比人民路尽头的那家印染作坊要大。这里除了有两台和人民路尽头的丝线厂一样的印染机外,还有一台大一倍的印染机。三台印染机都停着,没有开工。从印染机的出水口就朝着地面上的阴沟来看,这里的污水也是直接排在阴沟里,最后一起流向下水道。



众所周知,要做印染,就必然会产生污染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印染的污染主要有5大块:一是煮练过程中产生的废水,含有大量洗涤剂、碱剂和化学浆料以及果胶;二是染色过程中产生的废水,主要是染料、有色废水、表面活性剂;三是印花过程中产生的废水,主要是染料、浆料;四是整理过程中产生的废水,主要是含甲醛整理液、烘干过程少量的废气;五是蒸汽锅炉污染,主要是煤渣和锅炉烟道废气。

记者采访中,一个丝线厂的负责人表示,东阳市区一带现在有4家类似的丝线厂,除了人民路尽头、民和路,在商城对面和中山路上还各有一家,其中三家是属于租厂房的,一家是办在自家房屋里的。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都没有排污许可证。

“现在做排污许可证要花很多钱,像我们这种小作坊是不可能去办的,规模大的企业就一定要做排污许可证。”据一个丝线厂负责人说,现在做一本排污许可证起码要60万元,私下转让的早已突破了100万元,这样的投资,不是大企业根本无法承受。而且,现在整个印染行业都不景气,丝线厂并没什么钱赚。一方面是原材料上涨,买进来的时候价格贵,另一方面是同行恶性竞争,卖出去的时候,互相压价,价格上不去。“现在,大家都是在熬,熬得过去就好,熬不过去就关门,谁还会去考虑环保?”

上一条:我国建筑涂料市场现状三大弊端迫在眉睫 下一条:中国企业痛失70亿元风电涂料市场